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海拉尔新闻首页>>汽车新闻>>正文

经济上汽-重庆和成都汽车产业的发展有着怎样的相同与不同

香港警方拘捕44人

亟待轉型升級 「五菱們」出路何在

成立於2003年的東風小康,是較早將生產基地設在重慶的車企之一,本着「農村包圍城市」的理念,長期主攻三四線城市市場,產品大多在10萬元以內。到2009年,東風小康躋身中國微車行業前三強,市場佔有率超10%。然而近幾年,東風小康風光不再,銷量持續下滑,產品品質也不斷受到消費者質疑。

作為北汽集團的西南基地,北汽銀翔於2014年3月推出幻速品牌,到第二年4月,累計銷量曾一舉突破15萬輛,曾引起一時行業「聲量」。但好景不長,從2017年開始,北汽銀翔迅速隕落,銷量同比大幅下滑。最新數據顯示,到今年4月,一直處於停產狀態的北汽銀翔僅售出1933輛。

今天是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推出重慶與成都汽車「雙城記」的第十篇,也是本次系列報道的最後一篇,讓我們看一下在低端市場苦苦掙扎的重慶「五菱們」,是怎樣經歷產銷量暴跌,並深陷產能擴張泥潭,甚至累及當地經濟發展的,以及重慶「五菱們」的出路又將何在?

產銷跌跌不休 「五菱們」處境不妙

「庫存高企、生產清淡」,用這八個字形容上汽通用五菱在重慶工廠的現狀,恐怕並不為過。7月中下旬的一天,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記者來到位於重慶市渝北區龍港大道88號的上汽通用五菱重慶工廠,密密麻麻停放的成品車,令人印象深刻:不僅停滿了所有的成品車位,很多車輛甚至直接停在了內部道路上;工廠北門對面的一條非城市道路上,還停放着多輛自今年7月1日起,很多省市已經開始停售的「國五」車型。

作為我國西部地區的兩個「國家中心城市」,重慶和成都汽車產業的發展有着怎樣的相同與不同?在遭遇車市寒流下,兩地的汽車產業和代表性企業將何去何從?通過數據分析、實地採訪、專家答疑、案例剖析等形式,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對重慶、成都汽車產業進行對比分析,以期探尋發展規律、總結經驗,為提振汽車產業、推動兩地經濟進一步發展提供借鑒。

從2018年開始,上汽通用五菱旗下五菱和寶駿兩個品牌均遇銷售「天花板」,市場表現盡顯頹勢。公開數據顯示,2018年,上汽通用五菱(乘用車部分)累計銷量為1355616輛,同比下滑13.05%。其中,寶駿品牌銷售879077輛,同比下降13.93%;五菱品牌乘用車總銷量為476539輛,同比下降11.39%。而令上汽通用五菱賴以「入門」、發家的微型客車(交叉型乘用車),也是其重慶工廠的主力產品,2018年銷量只有30.69萬輛,相當於5年前(2014年銷售79.5萬輛)的四成略多。持續的銷量下滑,讓上汽通用五菱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,也令人對其當年緣何趕赴重慶擴充產能產生疑問。

車市下行,部分地區汽車產業對經濟發展的帶動作用遭遇挑戰,以汽車為支柱產業的重慶可謂其中的代表;相比之下,同為西南重鎮的成都,汽車產業在突飛猛進之中也開始觸摸「天花板」。

企業和品牌長期處於「低端化」運營,給重慶「五菱們」的可持續發展埋下了隱患。「產品同質化嚴重,求量不求質」是重慶汽車長期給外界的印象,其單車價格和單車利潤均低於行業平均水平,「大而不強」成為了一個不爭的事實,而當地的「五菱們」也正面臨著「生死存亡」的關鍵時刻。

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,重慶已經形成了涵蓋10多家整車企業和1000多家規模以上配套企業的產業集群。然而,以上汽通用五菱為代表,重慶的汽車企業大多還徘徊在「價格低廉,定位低端」的消費市場,但凡遇到風吹草動,尤其是汽車消費升級大潮下,「五菱們」競爭乏力的癥結凸顯。

運送成品車的物流車停在東門口 王躍躍 攝

今年4月,重慶市人民政府印發了《重慶市推動製造業高質量發展專項行動方案(2019—2022年)》。《方案》指出,推動整車產品向綠色化、智能化、網聯化、輕量化以及應用共享化轉型升級,加快中高端乘用車、商用車、特種車和摩托車新品研發投放,努力提升新能源汽車「大小三電」、先進汽車電子、輔助駕駛系統、網聯終端系統等關鍵零部件本地配套能力。

日前,上汽集團正式公布今年上半年的汽車銷量,數據顯示,該集團旗下的8個子公司都處在下滑狀態,但長期作為集團銷量「排頭兵」的上汽通用五菱同比下滑份額最大,達到了驚人的29.19%。其中,6月銷量為10.0萬輛,同比下滑36.4%。至此,上汽通用五菱也被媒體曝出,在今年上半年的6個月銷量持續暴跌。

零星散見的公開報道,也提到重慶「五菱們」嘗試轉型的努力:如上汽通用五菱正在重慶改建一條生產線,用於新能源汽車的生產,預計推出寶駿純電動車型——E100,計劃產能8萬輛。但從產品類型來看,仍未能脫離「低端化」的怪圈。對此,坊間普遍存在的疑問是,如果沒有所在地政府「月嫂」般的悉心呵護,當事企業所津津樂道的「柳州模式」何以存在?又能走多遠?能夠在重慶或其他地方逐一落地嗎?

整車企業產銷遇阻,不但給上下游帶來無妄之災,也令其上級汽車集團疲於應付。7月16日,60多家北汽銀翔的經銷商,已經是第三次「集結」于北汽集團總部大樓前討要欠款。

上汽通用五菱重慶工廠 王躍躍 攝

工廠北門對面停放多輛「國五」車型 王躍躍 攝

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趙英在接受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記者採訪時表示,在目前市場下行、國五、國六交替之際,地方政府可以在合理影響的範圍內,採取穩定當地汽車消費的措施。而企業也應該在發展新能源汽車方面加大資源投入。

在上汽通用五菱重慶工廠的東門口,以熱情聞名的「重慶門衛大爺」,在看到陌生的面孔出現后,不但惜字如金,眼見掏出手機拍照,更是過於敏感地立即上前「喝止」。在記者停留的一個多小時里,正值午後上班時間,僅看到有一輛物流車從東門駛入,運送成品車......

《方案》的發佈預示了重慶產業結構升級的決心。其實,早在去年12月,重慶市政府就發佈了《重慶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加快汽車產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》。按照《意見》,新能源汽車和智能網聯汽車將是重慶汽車轉型升級的兩大關鍵。

寶駿純電動車型——E100綜上來看,重慶的「五菱們」短期內很難取得實質性變化,能否止住下滑趨勢,在逆境中求得生存是當務之急。正所謂「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」,在大浪淘沙的「存量市場」競爭中,重慶的「五菱們」如何找到新的契機,尋求轉型升級,恐怕只有交給時間求得答案。

據重慶市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,今年一季度,重慶汽車製造產業出現下降,降幅為17.1%;2018年,重慶汽車製造業的總產量為205.04萬輛,同比下滑27.5%,遠高於全國3.8%的平均降幅,而重慶GDP增速也首次低於全國增速。

與上汽通用五菱重慶工廠類似的情況,還發生在力帆、小康、銀翔、斯威等重慶的汽車企業中,這些主打「價格低廉、定位低端」的車企,在行業整體下行的壓力面前,呈現出岌岌可危的困境,重慶的「五菱們」正在經歷車市前所未有的嚴峻拷問。

今日关键词:中兴通讯跌停